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今天是:
等速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旋膜式除氧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煤粉取样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移动式煤粉取样器,飞灰取样器,加药装置,冷油器
电站辅机汽机类
高效旋膜式除氧器
真空式除氧器
膜式除氧器改造  
高效多通道射水抽气器
汽轮机排油烟装置
LY系列透平油专用冷油器
凝汽器不锈钢换管 
多功能真空透平油滤油机
中央空调胶球清洗装置
凝汽器科学补水技术
凝汽器胶球清洗系统
凝汽器清洗专用胶球
除氧器余汽回收装置
全自动反冲洗滤水器
二次滤网  
电站辅机锅炉类
管道补偿器
汽、水取样冷却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平头等速固定式煤粉取样器
移动式飞灰取样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便携式飞灰取样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平头等速飞灰取样器
烟气脱硫挡板门
脱硫挡板门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汽液两相流装置   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水取样冷却器
汽液两相流疏水器
汽液两相流液位自动疏水调节器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汽液两相流液位控制器-疏水阀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MPS智能加氨
板式换热器
工业噪声控制系列
罗茨风机消音器
汽轮机排汽消音器
蒸汽排汽消音器
小孔喷注消音器
向空排放消音器
吹管消音器  
安全阀排放消音器
压力容器系列
连续排污扩容器(定期排污扩容器)
疏水扩容器
等速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旋膜式除氧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上海将建核能全产业链国家级创新平台
三代核电双双准备装料 审批重启预期加强
欧洲聚变堆计划运行时间推迟到2050年以后
江苏:本月起工商业电价降1.83分/度
华电福新2017年第二季度总发电量约108.44亿千瓦时
国家电投去年净利润跃居五大电力公司之首
高温来袭负荷飙升 江北电网迎战“烤”验
推进电力改革 降低企业用电成本
国家能源局:让更多人参与绿色电力消费
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研发成功
 

首页 --->行业新闻

“十年之痒”的煤炭市场

来源:新闻网

经济的下行,在中国传导最直接的便是煤炭。

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这样——那场危机导致中国煤炭行业遭遇3年巨痛;如今欧债危机也是如此——经历了2002年至今的朗朗晴空,今年煤炭再遭阴雨连绵。价格下滑,销售受阻,煤炭积压,一些煤企降薪甚至贷款发工资……最新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90家大型煤炭企业陷入亏损泥淖!为何总是煤炭受伤?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经济发展增速放缓带来的是用电量的减少,而中国特别是山东95%以上的发电来自燃煤;其次,冶金、建材等是煤炭的第二大需求商,而经济的不景气往往伴生的是冶金、建材的萎靡不振。煤炭行业为何遭遇了当前的窘境?经济学家众说纷纭,比较一致的观点是:煤炭供过于求!数据可以佐证:上半年全国煤炭消费总量19.7亿吨,增速同比回落6.6个百分点;而煤炭产量为19.1亿吨,同比增长5.6%。消费量大于产量。但还有不可忽视的是,仅今年前五个月,中国就净进口煤炭1.07亿吨。另外几个数据更让人对煤炭行业的困境扼腕长叹:截至6月末,全社会煤炭库存已达2.78亿吨,这意味着,即便全国煤矿统统停产一个月,库存煤炭还消耗不完!而6月底的平均价格比去年9月份高位时已下降500多元!“十年之痒”的症结就是四个字——供大于求!那么,如何再次实现煤炭的供求弱平衡?一般人马上想到了十年之前的政府之手——2001年,面对当时的煤炭供大于求,国家果断关停小煤矿,供求关系迅速扭转,国有大矿很快扭亏为盈。但现在,30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几乎没有,关停之策已无法施展。政府调控难以施行,那么,要维持低价位下的微赢利,只有从企业自身上下功夫。首先,便是降本增效,省下的就是赚来的!“省”有两个途径:一是严加管控,压缩、省去一切非生产性开支;二是挖潜增效,井上井下靠创新降成本、提效益。而不能靠减少员工特别是一线员工的薪酬来省,那是对多年为煤炭默默奉献的优秀矿工的不尊重!而且,那些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不但无助于企业扭亏大局,还会使企业的稳定运行雪上加霜。再从销售策略上看,同样的煤,换一种卖法,将会得到别样的收益!就像一扇猪肉,你分成五花、里脊肉、前后肘等,远比你连骨带肉一股脑儿卖出去赚的银子多。同样,一吨原煤经过洗选,适应不同客户的要求,以市场需求引导煤炭生产,提供适销对路的产品,效益自然会有提升。而从另外一个大的层面驻足,站在煤炭行业的角度看,要改变当前供大于求的局面,减少煤炭压港、压厂、压矿,就必须减少不合理的生产供应。量大价必更跌!但要稳产限产,仅靠三五个小煤矿减产三五十万吨只是杯水车薪。“我们下步想联合神华、晋煤、冀中、徐矿等亿吨以上能源集团,在保障社会需求的情况下,限产保价。只要他们稳产、限产,我们绝对跟进。”山东能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卜昌森,这位前山东省煤炭局局长,饱尝过1998—2000年的煤炭艰难,深知摆脱煤炭困境时大企业必须率先有作为!另一方面,十年富日子已成过往云烟,我们的销售人员再像以前那样坐等客户上门显然行不通。认清现实、转换角色,登门造访稳客户,诚信经营谋长远,才是一种积极的心态。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之间自然存在竞争,但在全行业遭遇寒冬的情况下,企业之间特别是在行业有话语权的大企业之间,就应该消弥隔阂、抱团取暖,为全行争取利益。这一点,山东能源集团和兖矿集团已经做出了样板,同省兄弟之间已经建立起价格协调机制,不打残酷的价格战。前不久举行的山东煤炭经济形势分析会上透露出这样一个消息:淮南矿务局去年全年生产煤炭6370万吨,上交税费68亿元;而另一家同等规模的国有煤炭企业,今年上半年生产原煤3549万吨,仅上交税金一项就达59.34亿元!税费之重可见一斑!在当前诡谲多变的煤炭形势下,如果各级政府按照国家发改委[2011]30号文件中“全面清理整顿涉煤基金和收费”的要求,减轻煤炭企业的税费负担,适当降低税率,减免或取消各类涉煤不合理收费,将会提升煤炭企业抵御寒冬的信心,从而大大减轻让国内煤炭业干部职工揪心万分的“十年之痒”!

                                     【打印此页】          【返回

版权所有:连云港市泰格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连云港市新浦区海宁中路8号   邮编:222000 
手机:   018951499886   营销电话:86-0518-85055200   传真:86-0518-87038833 
备案号:苏ICP备0907940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