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今天是:
等速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旋膜式除氧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煤粉取样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移动式煤粉取样器,飞灰取样器,加药装置,冷油器
电站辅机汽机类
高效旋膜式除氧器
真空式除氧器
膜式除氧器改造  
高效多通道射水抽气器
汽轮机排油烟装置
LY系列透平油专用冷油器
凝汽器不锈钢换管 
多功能真空透平油滤油机
中央空调胶球清洗装置
凝汽器科学补水技术
凝汽器胶球清洗系统
凝汽器清洗专用胶球
除氧器余汽回收装置
全自动反冲洗滤水器
二次滤网  
电站辅机锅炉类
管道补偿器
汽、水取样冷却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平头等速固定式煤粉取样器
移动式飞灰取样器 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便携式飞灰取样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平头等速飞灰取样器
烟气脱硫挡板门
脱硫挡板门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汽液两相流装置   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水取样冷却器
汽液两相流疏水器
汽液两相流液位自动疏水调节器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汽液两相流液位控制器-疏水阀 
汽液两相流自调节液位控制器
MPS智能加氨
板式换热器
工业噪声控制系列
罗茨风机消音器
汽轮机排汽消音器
蒸汽排汽消音器
小孔喷注消音器
向空排放消音器
吹管消音器  
安全阀排放消音器
压力容器系列
连续排污扩容器(定期排污扩容器)
疏水扩容器
等速煤粉取样器,取样冷却器,炉水取样冷却器,锅炉旋膜式除氧器,便携式煤粉取样器,移动式煤粉取样装置
上海将建核能全产业链国家级创新平台
三代核电双双准备装料 审批重启预期加强
欧洲聚变堆计划运行时间推迟到2050年以后
江苏:本月起工商业电价降1.83分/度
华电福新2017年第二季度总发电量约108.44亿千瓦时
国家电投去年净利润跃居五大电力公司之首
高温来袭负荷飙升 江北电网迎战“烤”验
推进电力改革 降低企业用电成本
国家能源局:让更多人参与绿色电力消费
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研发成功
 

首页 --->行业新闻

流通环节加价政策无力阻止煤价

来源:中国之声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刚刚过去的一周里,全国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双双上调,发改委同时对煤炭价格进行了临时干预,试图减轻发电企业的负担,那煤炭的价格为什么这么高呢?

  打个比方,一个原本只穿着T恤短裤的人,被套上一件又一件衬衫、毛衣、毛裤,再裹上羽绒服,体重肯定是增加不少。实际上,煤炭从一出矿口,到被送入电厂的锅炉,就是这样一个不断“穿衣”涨价的过程。秦海州:一般拉三十八九吨、四十吨,跑出去八百公里去拉煤,成本不包括司机工资、和正常的吃饭、抽烟什么的,他的费用应该是一万二的运费,正常开销油啊、过路费应该是八千多块钱,将近九千了。事实上,除了收费站、加油站之外,为了找到货源,司机要向物流中介交登记费100元,路上堵车,两个司机吃顿早饭就要50元,一壶开水也能卖到5元;遇上交警检查,交几百到上千元的罚款也是平常事。将九千元开支平均摊入四十吨煤炭,那么仅仅在公路运费环节上,每吨煤炭就要加价225元,加上出省的费用,每吨煤炭加价在四百元以上。相比之下,铁路运输价格看似要低得多,但事实上,铁路运输的隐性成本很多人并不了解,淄博海州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煤炭运销的企业,企业董事长杨河军告诉记者,铁路运输成本看似低,但你要找关系批车皮,有时甚至需要通过中介来找车皮计划,另一方面,火车运输往往损耗较大,把损耗摊入运费,其实价格也不低。杨河军:国家有一个规定,不允许火车超吨,只能亏吨不能超吨,每个车皮都是六十吨、七十吨,国家控制了再控制,测比重、量线,稍微画不好的话,一个车皮亏两吨,一般的一列就是六十个车皮吧,有的亏到五吨多,亏到五吨过,全部算下来好几百吨就进来了,那要操作不好的话就贵了。而记者调查发现,煤炭运销环节多个利益链条都能从中分到一杯羹。华电淄博热电有限公司是淄博地区主要电厂之一,今冬企业电煤供应一直紧张,企业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煤炭坑口价格已经上涨,再加上层层加价,让电力企业负重不堪。负责人:现在就是各个方面一路加价,现在这个煤出来之后,首先是他们当地煤炭经销商,包括像我们厂的火车电煤,来到火车站以后,他还限定必须多少时间卸完,如果卸不完每吨还要加上多少钱,收个什么占道费。调查发现,以山西为例,目前政策环境下,每吨煤除了直接生产费用外,还需要额外支出的费用包括:资源费、矿产资源使用费、水资源补偿费、维检费等等,合计近百元。这还不包括国税、地税等相关税费。中宇咨询煤炭行情分析师关大鹏告诉记者:你从当地煤矿买完以后,然后往这边发的时候,他要交一个出省票的钱,算下来的话大概可能要一百多块钱,如果你要是火车的话,还要给铁路部门交一个点装费,贵的话也能够将近一百块钱一吨,煤矿产出的煤,一般很多都是经过倒到煤厂,从倒到煤厂这里就已经要在加五十块钱了。如果要通过汽车运输,加价则更高。秦海州是专门跑山西、内蒙、天津的运煤车司机,他告诉记者,过路费、油费支出能够占到运费的一半左右,他算了一笔账。作为煤炭的终端用户,在山西现在每吨5000多大卡的煤坑口价500多元,路上运费400元以上,煤炭经销商加价几十元,煤炭价格就像滚雪球一样,越加越高。到自家公司的储煤场时,已达千余元。其中,物流成本、税金、各环节加价,大约占到终端价格的50%以上。一句话点评:“前有电价堵截,后有煤价追兵”,这句话常被用来形容“计划电、市场煤”机制的困境,煤炭企业与发电厂之间的恩怨矛盾可以写出几个大部头来。要想真正遏制煤价的上涨,有关部门还应该考虑增加煤炭铁路运力、变输煤为输电等措施,多管齐下才能减少煤炭流通环节带来的价格泡沫。

                                     【打印此页】          【返回

版权所有:连云港市泰格电力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连云港市新浦区海宁中路8号   邮编:222000 
手机:   018951499886   营销电话:86-0518-85055200   传真:86-0518-87038833 
备案号:苏ICP备09079404号-1